澳新親歷
  New zealand
  當他們問起why的時候,我只能說,請別再問我why,請死記!
  小女子雀齡一年,在祖國獃了多年未學會,只是來新西蘭多年後在一次三缺一的情況下被迫學會了麻將,但也只是最簡單的規則。作為麻將菜鳥一枚,我做過最驚人的壯舉,是把國際友人們培養成我的麻將搭子。
  從來就覺得麻將這個游戲,只會在華人朋友間玩轉,沒想到我的國際友人們看了我們玩之後竟然也興趣盎然,慫恿我這隻小菜鳥教他們玩。想了一下,反正他們都不知道,我隨便教教就好了吧,便硬著頭皮答應了。
  他們首先要學的,是認識麻將牌。一大箱麻將倒出來,各種花色,還帶東南西北風和春夏秋冬,實在讓他們眼花繚亂。
  好不容易,咱這英文不連貫的解釋,外加連唱帶跳的,教會了印度朋友和毛利朋友什麼是“餅”、“條”和“萬”。當教到什麼是中發白的時候,真是想跳海的心都有了。當他們問起why的時候,我只能說請別再問我why,請死記!
  於是,光是教他們認識麻將牌面,我就花了一個月!我們還是每晚都開工!
  接下來就是麻將規則了。我自己也是一知半解,好在麻將規矩能套用數學公式來解決——網上流傳這一條這樣的公式:n*AAA+m*ABC+DD(mn可以等於0)。
  可就這麼一目瞭然的公式,竟然敲不開毛利人的木魚腦袋,最後我只能說,只要有三個一樣的或者三個數字順序的,外加兩個一樣的,就能贏了。其實我也不知道這麼教對不對,反正,就先這麼著吧。
  好不容易磕磕碰碰地教會了毛利人,就輪到印度人了。萬幸的是,印度人在公式的教導下,一點就通!
  日本雀友就更不用說了,古代日本也有麻將,所以他對麻將的基本規矩還是懂那麼一丁點的,稍加提點就明白了。
  就這樣耗時三個月後,咱們這國際麻將4人組就正式進入四方城啦!
  根據我依稀的記憶,好像是要轉個風還是丟個色子,來決定從哪座牆那裡開始拿牌。可我平日里都不用腦,都是跟著別人摸牌,這次輪到我主導了,還真的不知從何下手。為了不丟咱中國人的臉,不懂也要裝懂撐到底,我胡亂一指,嗯,就這座牆開始拿吧。
  好嘛,終於開始拿牌了,可是問題又來了。我不記得是拿多少張牌啦……是十三張?還是十七張?猶豫了許久,才決定按十三張牌來吧。還好,拿十三張是對的。
  最搞笑的是,我不記得自己摸頭牌的需要在最後拿多一張,最後搞到自己是小相公。好在其他人都是新手,沒人知道,於是只能很衰地暗自竊喜,就當做陪練吧。
  後來玩熟了,為了增加難度,我們還有新規矩:猜麻將——不用看的,用手來摸牌,猜中了就能把牌留下來,猜不中即使是自己需要的牌也要打出去,上家下家都可以吃和碰。一局下來,牌被出得亂七八糟,竟然還有人和牌……
  Tina
  新西蘭奧克蘭
  會計  (原標題:把洋人培養成雀友)
創作者介紹

noel

vvotiv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